1. 首頁 > 藝術 > 天水文聯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氣逸混元 好風如扇”天水市文聯文藝推優工程——全國著名畫家、天水市文聯名譽主席楊鴻森先生(之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扇面書畫是中國歷史悠久的傳統藝術形式,集詩書畫印于一體,“咫尺之內,瞻萬里之遙;方寸之中,辯千尋之峻”。扇面書畫既能以文會友,又可以扇交友,有著別樣的社交功能。幅不盈尺的扇面,代表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理想境界,傳遞著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信息,是中國書畫史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水市文聯名譽主席楊鴻森先生鉆研沉潛,璞心逐夢,惟藝術是求,堪稱“德藝雙馨”之典范,是享譽全國的大畫家。楊鴻森先生畫扇,早就蜚聲藝壇,曾作為國禮被外國友人珍藏。上世紀80年代,楊鴻森先生已是中國扇子藝術學會顧問。他和當代著名書畫家、原北京畫院副院長、原中國文聯執行副主席尹瘦石先生(1919—1998年)珠聯璧合,“尹字楊畫”別具巧思。此次呈現的扇面作品,都是先生創作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精品力作,展現出其高超的藝術造詣和筆墨意趣。值此癸卯新春之際,特推出先生金箋設色扇面山水作品,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國著名畫家、天水市文聯名譽主席楊鴻森先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鴻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4年生,甘肅天水人,全國著名書畫家,文物鑒藏家。字鐵山,號紫竹堂主人,隱風堂主人,現為甘肅省文史館研究員,鴻森捐贈文物陳列館館長。師從著名書畫家、文物鑒藏家張伯駒、潘素夫婦。繪畫得到全國著名書畫家黃苗子、尹瘦石、何海霞先生與眾多美術評論家的高度贊譽。作品先后被國家博物館、毛主席紀念堂、釣魚臺國賓館和港澳臺及海外藝術機構收藏。1980年國畫作品《雄獅》公開印行,印數達百萬以上。1997年國畫作品《荷花》在美國洛杉磯世界繪畫藝術作品大展中獲金獎。1993 年先后接受中國中央電視臺(CCTV)采訪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國際廣播電臺聯合采訪。1994年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刊新作焦墨山水。2004年成立甘肅中國畫研究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一樣的人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楊鴻森畫事略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清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讓你說出風的樣子,你會如何表述呢?且看,畫家自有妙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妨從兩幅畫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是一幅《雄獅圖》,兼工帶寫,賦彩傳神。月朦朧,野朦朧,那獸王過處,草皆偃蹇,夜即驚色,鬣鬣長風,凜凜逼人。此幅,足可喻為“大王之雄風。”時值1980年元旦,為楊鴻森26歲所畫。隨后由天津楊柳青畫社水印出版,發行百萬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是一幅《高山流水圖》,水墨寫意,濃淡得宜。高士踞石,諦聽萬象,琴靜置,風入松,竹對溪,水閑流??瞻滋?,或可遙想一壑煙云,或者本在有無。極簡,極靜,氣動,風生,如一首詩,似一曲天籟,氣逸混元世界??钤唬?ldquo;癸未之夏,鴻森弟寫樹石,增先作人物并題。”噢!這是和海派大家方增先的合璧之作。此幅,透出雅風入懷的高格。問鴻森先生,說方老畫一人一琴并題款,其余全交給自己了。這是1993年的作品,其時,他不足四十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氣動風生,風與氣,是中國哲學的胞兄胞弟。溢而為畫理,謝赫“六法”中首推的是“氣韻生動”,成為評判中國畫的圭臬。楊鴻森先生畫中充盈的生氣,就是他風也似性格的表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的家鄉天水,提起楊鴻森,一直類于傳說中的人物,皆因他的畫名大且鑒藏厲害,只有老一輩少數人曉得一些。況人又如閑云野鶴,忽隱忽現,傳說,便增添了神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難怪,云鶴游天,孤鴻遠志,不是一方小天地能禁囿的。但是,他念叨最多的,仍是曾經工作過的磚瓦廠、雕漆廠、園林處,還有他的啟蒙老師王世同先生——一位給張大千當面提意見的人,當然,這已是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事了。這位王老師,在他十多歲的時候,就讓他從五代、宋元的畫作中尋神得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從外地朋友手中,用自己的畫作換來了一大堆畫冊。他翻檢后樂壞了,是大畫家于非闇收藏的全套《故宮月刊》。在當時,若誰能得到一本,則如見古畫真容,足以名世一時,何況是全套。而楊鴻森所做的功課,就是把自己封閉起來,朝夕研習揣摩,立志學到古人的精氣神。于是他的畫,被天津進出口公司盯上了,成了掙外匯的熱門人物。多少年來,這些事兒,他都沒好意思向人說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,他調到了蘭州,因繪事常去北京,結識了張伯駒、潘素夫婦和皇家畫派的溥佺(字松窗)諸先生。張、潘二師引導了他詩詞、青綠山水和鑒藏情懷,松窗先生則領他盡覽了許多故宮藏畫,并點化了他的山水氣格。在繪畫上本來稟賦異常的他,又在名師的指授中得以精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小,他隨下放到農場的父親,對山水就有親情感,麥積山周遭的峰巒疊嶂,林泉煙嵐,莫不使他想入非非,久久縈懷。及長,他結識的李可染、梁樹年、黎雄才、何海霞,皆為當世山水高手,況他風一樣的性格,足跡踏遍祖國大江南北,想吃點現成飯,以他們的程式模山范水,完全可以混得風生水起。但他執拗的認為:“我之為我,自有我在(石濤語)。”而且,他畢生有個抱負,就是畫好甘肅。他認為,甘肅不僅是他生長的地方,而且山水和江南相比別具特色。隴山隴水除了淳樸之外,還有氣勢恢宏的特點?!尔湻e煙雨》《錦秀隴山》《祁連古道》等巨幅作品,就是他對家鄉獻出的真情。與此同時,他還為亞運會創作了大型青綠山水《江山疊翠》,為釣魚臺創作了焦墨山水,為天安門管委會創作了大寫意花鳥《古藤行》,為奧運會創作了《中華無處不隱圖》,而《三峽行》《江山春色》等潑彩長卷,又是他赴南方寫生之后的重要收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把山水的畫法用之于花鳥畫創作中,為花鳥畫賦予了別樣生機,如《古藤行》《幽蘭圖》《一峰獨秀》等大寫意花鳥畫,深得黃苗子、尹瘦石、周懷民諸大家的贊賞。而他的大寫意《荷花》及焦墨《梅花》巨幅作品,更是突破了前人程式,用生命和才情破譯出風的秘訣和氣的韻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鴻森的畫,大到風檣陣馬中難察破綻,小到尺幅方寸間能納萬象。我曾見過他的一批金箋小品和手卷,青綠間色彩斑斕,過渡之中筆調自然且又渾然,再加上壑中氤氳變化的煙嵐,真是美不勝收。焦墨用筆如風行水上,或突兀沉雄,或薄如蟬翼,至于若有若無或空白處,確能把人帶入“曲終人不見,江上數峰青”的詩情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扇子是我國傳統書畫藝術的又一載體。楊鴻森先生畫扇,早就蜚聲藝壇。他和尹瘦石先生長期合作,常常是“尹字楊畫”,珠聯璧合,曾作為國禮被外國友人珍藏。宋詞中有“好風如扇雨如簾”的句子,于是扇子必然使人想起“好風”,這是楊鴻森的另一種心性。早在上世紀80年代,他還有個頭銜:中國扇子藝術學會顧問。這點插曲,他幾乎不曾提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本來對鴻森先生聽得多,知之者少,及至前年,年近七秩的他,終于息心于外,有還鄉歸隱的意思,緣來終得晤對時,我才對他的畫事和人生有了大約的了解。于鑒藏我是門外漢,無法描述他的宏富,至于他的文博情結和公益事業,須另文述之。故僅就他的畫事,略加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鴻森先生有許多字號,其中有一個叫“隱風堂主人”。他雖歸隱家鄉,我仍然希望先生的大雅春風,能把地方的藝事點染得更加青蔥翠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2022年孟冬記于佛石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難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紫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